Belyys

NG=NG tube=Naso-gastric tube=鼻胃管

相信提到NG應該是每個醫學系的學生都曾經做過的事情,也都曾經有的痛。

 

首先得先聲明

我百分之兩百同意,鼻胃管放置絕對是個對適當的病人幫助很大的醫療措施

但是我也絕對的同意NG tube是個醫學系學生都共同有過的痛... ...

 

痛的原因大致可分成以下幾個

第一就是在所有的常見的procedure當中,NG是我個人最討厭做的一個... ...

(經我詢問之下發現很多人也都最討厭這個... ...)

 

基本上的原因主要是NG這件事情本身的簡單至極卻又困難至極

先經過適當的潤滑,從鼻子放入之後請病人配合吞嚥,基本上一次到位並不是件難事。

ap_20100701115645215.jpg  

聽起來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但真的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

個人粗估,百分之六七十以上需要置放鼻胃管的病人基本上都是不太會自行吞嚥的。

(話又說回來,如果可以自行吞嚥的很好的病人基本上也不太會需要放到鼻胃管)

這些病人放NG往往都是在嘴巴喉嚨的地方打轉無法放到胃裡面去

解決的方式五花八門,包括把病人搖高,把NG tube冰過,甚至到把手伸進去嘴巴裡面幫忙

(實在不誇張,我還有不少朋友因為這樣子被病人咬過= =)

但套句以前聽過的話"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方法,就是因為沒有一個方法是最好的!"

 

說到NG我還真是沒有聽說過哪個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次成功的... ...

自己數數放過的NG沒有一百應該也有五十條了,但我還是說不出來我技術上有多突破性的進步

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得從經驗當中學習,錯誤當中試誤,甚至有點純靠運氣的感覺= =

之前遇到過些難放的NG可以放到一兩個小時,我們五六個同學學長姐輪番上陣來放還是沒啥辦法

(事後實在覺得辛苦阿嬤了... ...對不起(鞠躬))

到後來覺得憑運氣的成分實在很大,這是個讓我覺得很討厭的原因之一... ...

(原因可能又是我這個人極端討厭不確定性,請參照讓我想一想)

 

 

討厭放NG的原因之二,則完全就是我個人的情緒考量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診所看感冒,醫師伯伯把壓舌板伸到你喉嚨裡面檢查嘴巴的經驗?

放到比較裡面的時候有沒有一種作噁的感覺?

還是大家有沒有自己掏過鼻子癢的全身不舒服的感覺?

那同樣的,今天如果是要放一個管子從你的鼻子放到你的胃,而且是一天24小時一直擺著

你想你會有多舒服?

 

這也是為什麼NG是病人自己拔除機會最高的管路

有些病人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自己拔掉也就算了,有些病人擺明了不想放一找到機會就自拔

同一個病人一天自拔個三五七次,我們就得重放個三五七次,而伯伯奶奶也得作噁哭鬧個三五七次

你想伯伯奶奶的心情能有多好?

(想當然爾我們的心情能有多好?)

 

可以想見的哭鬧拒絕謾罵掙扎我全部都遇到過

尤其是在值班的晚上備齊了所有東西要去幫病人重放鼻胃管

卻看到阿嬤阿公眼角的眼淚和搖頭堅決說不的態度,卻還是得默默把管子重放回去的那種矛盾

伯伯奶奶即使雙手綁上了約束卻還是甩頭硬把管子咳出來,得架住他們的頭硬放回去的困惑

我想每個醫學生應該都經歷過這種內心的掙扎... ...

 

有的時候我真的不禁納悶(I couldn't help wonder... ...)

病人都可以這樣堅決明確的拒絕置放了,為什麼我們還是得要重放回去呢?

我當然知道,適時的放上鼻胃管也許只要一兩天或是一兩週的時間拯救的是一個人的性命

但是如果他們不要這樣的拯救,不要這樣的掙扎呢?

 

 

我深信每個人都有為自己的生命作選擇的權利。

我也深信醫療是個以造福人群為己任的職業。

 

這兩件事情中間勢必是可以取得平衡的!

當然在意識不清或是緊急情形下,沒有辦法先經過溝通後再進行醫療行為,只能靠我們的專業判斷

但時間充足下,適當的溝通和共識應該可以讓中間我們置放的人不會如此的矛盾

 

 

希望之後去重放鼻胃管的時候每個病人都是開開心心的可以百分之百的配合似乎是個奢望

不過希望去重放的時候內心沒有困惑,重放的時候每次都一次到''胃''(好爛的梗= =)

這是我個人對於NG最由衷的希望了:)

 

 

話說回來

儘管對於置放NG這件事情不太喜歡

但如果看到了病人因為放了NG好了起來還是很感動的

從一開始意識不清無法吞嚥,到後來慢慢可以嘗試流質飲食,到最後可以把鼻胃管拔掉靠自己進食

一路照顧病人也一路看到病人好轉確實是還蠻開心的

 

醫療行為是為了造福人群而存在

當我們的醫療行為造成病人的痛苦大過於幸福的時候,我想我們就該重新思考了對吧!?

 

 

順道一提

之前某醫學院的醫學生放了一隻鼻胃管,被判賠了3100萬的事情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

附上剛看到的網路文章,大家看看之後可能會對NG這件事情多一分了解吧:一條鼻胃管勒死三位醫師

 

最後的最後,就以期望自己不要哪天放NG放出3100萬這句話當作結尾吧XD

祝大家平安健康快樂每一天:)

 

下期預告: GAS雜感

創作者介紹

Mr. England's Movie Blog

Mr. Eng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hunchia
  • NG diet 比例幾乎占我一天要看的病人一半以上>"< (因為每床必看)
    感想五花八門阿...

    我倒比較想問, 如果確定吞嚥真的衰退(年紀大), 易choking 或conscious drowsy之類的, 反正就是一些無法change的原因了
    你們Dr. 還是少考慮乾脆作PG 或PJ 嗎? (感染風險還是太大?)
  • 你們都會固定每天去看喔!
    我個人默默覺得我們這邊的營養師一定沒有每天來看NG tube的病人= =

    基本上如果真的放不進去最後的手段就是會耳鼻喉科直接用內視鏡放ND tube
    為了這個去做PG PJ似乎有點態誇張了... ...

    Mr. England 於 2011/07/27 04:56 回覆

  • chunchia
  • 是每"床'必看不是每"天"看(評鑑時這很重要....)
    on NG的入院後(或Dr.on上後)要在規定的時間內看他一次, 要不要follow就看我開心..不是! 是看病人營養情況或疾病進展決定:]

    但我指的是那些會需要on一輩子的族群..(oral intake就是不OK)
    拒絕讓你on的病人(或家屬)應該多少有碰過是因為"觀感"不佳(會影響他平時社交), 或從鼻子進去真的很不舒服而denined的吧

    (上面純粹是我自己的小雜感啦..因為通常我還是by Dr. order 向家屬解釋NG tube的用意及"好處"....)
  • 雖然說觀感不太好
    但是上次我經過通化夜市的時候看到一個老伯伯"自信地"戴著一條鼻胃管逛夜市
    也是讓我覺得阿伯好潮啊!

    總而言之,就只是接不接受跟NG tube共存,如此而已:)

    Mr. England 於 2011/07/27 17:38 回覆

  • 悄悄話
  • 路人甲
  • 一整個就是很痛的感覺^^0 被插的人跟插的人都不好受 ,真是辛苦你了
  • 我總是覺得只要住院沒有人是心情好或是舒服的
    既然是個免不了又不舒服的事情
    只能被插的人和我們插的人都多一點同理心和同情心了XD

    下次如果我們插失敗了請給我們一次機會啊(鞠躬)

    Mr. England 於 2011/07/27 17: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